Sakura

【黄少天0810生贺】Enchanted

♢又名《蓝雨双核带你游广州》
♢五千字预警,是真的流水账,私设如山
♢微喻黄,也可看作友情向
♡请多指教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“This night is sparkling don't you let it go.”

      “I was enchanted to meet you.”

1.

       广州的夏天总是那么的热,湿热,即使躲在阴凉处也能感到铺天盖面的热气,浑身都黏糊糊的。

       黄少天换了个躺在地板上的姿势,像是烤熟的鱼翻了个身,老风扇吱呀吱呀地在身边转动,却感受不到丝毫扇叶旋转带来的风。

       最后,他还是耐不住炎热,艰难地从地板上爬起来,摸索着来到了训练室旁边公用厨房,小心翼翼地端出被切开一半冷冻在冰箱的西瓜,随便顺了个大勺子,抱着西瓜转身走到厨房旁边的阳台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赛季的蓝雨俱乐部,虽然有一定的人气,但毕竟还没有第六赛季夺冠后那么辉煌。蓝雨大楼有些破旧,空调、热水器等设备偶尔会出些小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 恰逢夏休期,许多队员都回家了,留下来的也不过是本地的几个。而十分不巧的是,黄少天房里的空调终于经不起没日没夜的高负荷运转,光荣地从工作岗位上退下。

        俱乐部坐落在老城区,四周是斑驳的老楼,印证着岁月的痕迹,还有葱郁的树,成排地列在道路两侧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站在阳台上,望着不远处小区围墙上密密麻麻爬满的藤蔓,夏蝉此起彼伏地鸣叫,却不显嘈杂,也不觉心烦。

       他就这样静静地站着,边吃西瓜边感受这难得吹来的还带着几丝热气的风,冰凉的西瓜汁顺着喉咙一路滑到胃里,卷走了那几缕暑气。
       

2.

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夏天,黄少天想起去年这个时候,他和方锐还有一些训练营的成员挤在阳台上吹风时,魏琛恰好在楼下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楼上男孩子们闹腾,眼里难得地染上落寞和无奈,与夏日的阳光那样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   “魏老大——”黄少天挥舞着手臂向他喊着,阳光像一层金色的薄纱披在他柔软的发顶上,那样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    身旁的小伙伴也朝魏琛那边望去,以方锐为首,兴奋地喊着魏队好。那阵势颇像个孩子王带着他的小弟们。

        魏琛也朝他们招了招手,嘴里叼着根烟,难得地没有点燃。咬着烟含糊地说:“走了,去买包烟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男孩子们显然对楼下的事失去了兴趣,叽叽喳喳地又去聊别的话题。黄少天双手并拢放嘴边作呼喊状:“老烟鬼!回来我们来pk一局呀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嘿,你这小鬼,虐你是分分钟的事。”魏琛嘴上这么说着,却是将叼着的烟点燃,然后挥挥手,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阳光在他身后拖曳出一条细长的影子,微微佝偻着。他走过茂盛浓郁的绿荫,走进那片阳光稀疏的树林,背影依然如以往般吊儿郎当,满是不正经。一切都是寻常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 寻常到好像过一会儿他就会拎着条烟,趿拉着人字拖从对面那片老楼的街区中溜达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魏琛再也没有回来了,他带走了夏天喧嚣的蝉鸣与灿烂的阳光。第三赛季,方世镜接手索克萨尔,成为蓝雨队长。而第四赛季,方士镜退役,喻文州黄少天以双核身份出道,担起蓝雨战队。

3.

        感慨人事变迁这种事,绝对不会是黄少天做的,但对于马上就要成为职业选手了,他兴奋激动之余,还是有一丝担忧。担忧什么呢?其实自己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 想到这,黄少天难得地叹了口气。随后,他意识到自己刚刚竟然难得地叹气,赶紧挖了一大勺子西瓜塞到嘴里,心里默念道:刚刚叹气的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少天。”喻文州的声音从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故作夸张地蹦开了一下:“哇!文……队长你走路没有声音的吗?吓死我了。迟早要被你吓出心脏病啦!这天气真热,冰箱里还有一半西瓜,要消消暑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呀。少天不习惯的话像以前一样叫我就行了。”注意到黄少天的话语拐了个弯儿似的,喻文州笑着说道,然后走回休息室拿了个瓜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没吱声,低头默默吃着剩下的西瓜。
       

3.
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他的18岁生日,意味着法定成年。

        在即将迎来的第四赛季,他和喻文州作为蓝雨战队的双核心出道,组合剑与诅咒。而喻文州,那个在训练营里经常倒数的吊车尾,是他的新队长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训练营时期,他们也没有多不和睦,但也没有过多接触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自然是最万众瞩目的那个,那可是魏队长从网游里挖来的据说特别有潜质,以后会是蓝雨未来的冉冉之星。

        而喻文州,只是训练营中不起眼的平凡再不过的小孩,噢手速不合格这点还是很不平凡的,但偏偏他却能每次踩着线没被淘汰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 吊车尾这个绰号不是黄少天开始喊的,偶尔听身边小伙伴提起,他也对那个默默无闻的男孩子有些印象,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,训练营的孩子走了一批又来新一批,那个手速不及格的男孩子恐怕很快就被刷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 结果,被人戏称吊车尾的喻文州非但没有离开,还凭借出色的战术头脑和意识,三盘两胜了他们蓝雨战队的队长魏琛。

        不服气是肯定的,虽然总是和魏琛开着玩笑,互喷垃圾话,但在黄少天心目中,魏琛是值得尊敬的,是他把自己从网游中带到这片荣耀的巅峰赛场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魏琛不告而别,黄少天当然知道魏琛的状态开始下滑,在待在蓝雨恐怕会成为累赘,而以魏琛的性子又怎会甘心留在队中却不上场打比赛,因此他选择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17岁的黄少天终究会把其中的原因之一归咎于与喻文州的pk上,即使他清楚这是个必然,这不能怪喻文州。

4.

        “吃完这个瓜,我们去随便走走吧。”黄少天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有些惊讶,思考了片刻问道:“今天不回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早上回去过,吃了个午饭。他们下午的航班飞马尔代夫,大概要去一个多星期。儿子生日都不在乎了啦,一天到晚只知道玩,做老师就是闲哦,一年几个月都在休假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爸妈都是高中老师,明明是温文尔雅的书香世家,却出了个话多又跳脱的打电竞的儿子,也幸好家长开明,对于儿子做职业选手他们并没有过多阻挠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家就在俱乐部附近,回去一趟也不难。中午一家人饱餐一顿后,黄家父母就心特大地旅游去了,留黄少天一个人在广州。

       “好呀。少天想去哪?”

       “啊随便逛逛就行,都下午了余热还没散,这天气真想坐在空调里不用自己走路就能到处去啊!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不就是坐车嘛。”喻文州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笑嘻嘻地把吃完的西瓜扔到垃圾桶:“嘿嘿真懂我。
所以说文州,你知道有什么观光巴士是线路比较长,沿途风景比较好看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知道。”他们这种整天沉迷游戏的电竞宅男又怎么会了解这些,喻文州说着,却是掏出手机开始查地图了,“黄埔古港线、西关风情线、千年古城还是城市新中轴线?”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凑到喻文州身边,把脑袋蹭到他的肩膀上,用一根还沾有西瓜汁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:“城市新中轴线吧,从天河购物中心到广州塔?哇明明直线距离只用几个站却愣是绕海心沙,不过毕竟是观光巴士嘛。经过的地方都是新城区市中心诶,在老城区待惯了偶尔去看看fashion的城市建筑也是很不错的!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现在出发吧,坐地铁到体育西路。”喻文州一向是个行动派,解决掉剩下半个西瓜后,从冰箱拿出两瓶饮料再揣着台手机就拉着黄少天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    见他们走出去,门卫伯伯笑眯眯地问:“咁热嘅天气,去边度玩吖?”

        “随便行下,顺便坐个观光巴士,咁热仲系空调里边舒服。”黄少天也笑嘻嘻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扯家常,黄少天说粤语时语速虽快声线却没有变尖,反而带有一种软绵绵的腔调,小虎牙若隐若现,整个人在夏日的光影下显得无比柔和。阳光正好,他很可爱。

5.

        工作日错开高峰期的地铁并不是很拥挤,空调开得很足,即使是转线需要走动也不觉热。黄少天难得的没有多说话,只是安静地站着看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 地铁一路开得很平稳,乘客们都很放松。在即将靠站的前十几秒,列车却突然来了个急停,黄少天反应敏捷,却因为惯性的冲击力一个踉跄,没有抓住扶手,整个人都往喻文州身上倒去。

        一直都乖巧地站稳并握住扶手的喻文州安然无恙,他轻轻搂住歪在自己身上的黄少天的肩膀,让他靠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,文州,谢谢你!”黄少天连忙站好,把手机放回兜里,“长这么大,坐过这么多次的地铁,第一次遇见急停这种情况,差点扑街。不是快要到站台了吗,怎么突然停下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 本来安静的车厢也有些骚动,四周的乘客都在窸窸窣窣讨论着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紧急通知,应该只是暂时的,等等吧。”喻文州说。

        事实证明喻文州的判断是正确的。不过三分钟,列车又缓慢地启动,驶入站台,车门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到了。”喻文州拍拍黄少天,提醒道。

6.

        刚出地铁站,一股热气就扑面而来。喻文州开了手机导航带路,黄少天就这样默默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 已经接近傍晚了,空气还是闷热的,阳光透过树叶枝丫歪歪斜斜地照到人行道上,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,也在前面少年的发丝上印下淡金色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要出去走走,或许真的是宅得发霉了闷得慌想出去晃悠一下吧。说想去,并不知道该去哪,喻文州也陪着他去了。漫无目的地跟着一个人走,好像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   “喝水吗?”喻文州从袋子里掏出两瓶运动饮料,给他递过去一瓶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接过还有些冰凉的饮料,瓶身都是水,随便在衣服上擦擦,拧开盖子就咕噜咕噜灌了小半瓶。喝完水,像是回蓝回血了一般,黄少天又开始叽叽喳喳地讲话了。

       喻文州也不嫌烦,就和他并肩走着,静静听他说,偶尔应几声。

       黄少天扯扯喻文州衣袖,指着麦当劳说:“文州,那里有个麦当当耶。我们去买点吃的先吧,到时候坐车可能要坐挺久的,到了广州塔那边也没什么地方吃东西。现在也快到饭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他们提了两个装着铁板烧薯条薯格的麦当劳纸袋上了车,里边还装着麦当劳与荣耀合作的周边—— 一叶之秋的塑料小人。

        观光巴士有两层,一层有空调,二层是露天的。之前一直嚷嚷着要坐空调车的黄少天却拉着喻文州是爬上二层,挑了个前排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现在也没有这么晒啦,到时候车开了就有风了,吹自然风比吹空调风好多了,而且露天的我们还能看风景。”黄少天似乎是在为自己辩解着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笑:“少天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不过一会儿,车子缓缓启动。夕阳西下,暑气跟着阵阵微风徐徐远离。两个少年并肩而坐,一个聒噪地说着话,一个安静地听着他说话,清爽的晚风拂面而过,纵然是午后灿烂的太阳也渐渐收敛了光芒,变得温和起来。

7.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待到他们下车时,天边还未隐去最后一抹晚霞,华灯初上,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 “江风真舒服!江景真好看!”黄少天张开双臂,走在前面蹦哒着,“文州,不枉此行啊!”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看着欢脱似柯基的黄少天,笑吟吟地。他们就这样漫步在珠江边,清凉的江风徐徐吹来,吹动了头发,也轻轻撩过他们的心头,激起一阵涟漪。

        晴朗的夜空虽不能看见星星,但能看见西边几片还染着一抹晚霞的云彩,渐渐沉入似水天幕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 对岸的双子塔忽闪忽闪,璀璨的霓虹灯照亮了深蓝的夜空,却又如星屑般散落,洒入了滔滔江水。

        近处的广州大桥上打着远光灯的车飞驰而过,栏杆上的彩灯不时变换色彩,横跨珠江的桥似一条流光隧道。

       不知走了多久,已经到了广州塔下。远看婀娜曼妙的小蛮腰,在塔底下看,却有一种异样的肥壮感。

       “不如我们登塔吧!”黄少天拍拍墙上挂着的LED广告牌,是航拍广州夜景,“平时只能远远看着的广州塔,难得来一趟,怎么能错过登塔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行啊。”行动派喻文州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 恰好快八点,在一楼售票处办理好业务后,他们立刻就可以登塔了。两个未成年的大男孩,都买了成人票。

        电梯缓缓上升,双脚离广州的大地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把手搭在喻文州的肩头,问:“怎么样,有没有觉得脚软?”

       “是有点,少天你要扶稳我啊。”喻文州极其配合地揽过他的腰,声音还带些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慌,天哥护着你。”黄少天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转过头,悄悄看着他的侧脸,他的眼里倒映着远方璀璨的夜景,似落入了满天繁星。

        叮咚一声,电梯到了白云观光大厅,他们随着游客走出电梯。脚下是全透明钢化夹胶玻璃构造的悬空走廊,走廊下是向南翻涌而去的珠江,两岸弥漫的是羊城万家灯火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兴奋地拉着喻文州往落地窗边走,罗浮的夜色,头顶掠过一架飞机,卷来一阵轰鸣声,明灭扑朔的指示灯如星星闪烁。远处蜿蜒着环城高速,还有耸立的璀璨的CBD建筑群。广州的夜景尽收眼底,整个人都如同悬空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以后等我们出道,剑与诅咒横扫联盟,蓝雨肯定会夺冠。”黄少天憧憬地看着对岸新中轴线上的城市建筑,“到时候我要在市中心买一套房子,高层的那种,每天晚上对着夜景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应着:“那我就在少天家隔壁也买套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们又是邻居啦!以后就算退役了,还能一起打荣耀,在网游大杀四方。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今夜星光璀璨,请你一定不要忘记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