氹氹转

南丰的清晨是迷蒙的,细腻的雾,远处楼房隐约。

空气夹杂着烟火味,还有清冷的雾气,一如十年前,百年前。

可惜一年中在南丰待的时间一个月也没有。春分盛夏秋收初冬的清晨,永远只停留在记忆中了。

评论